斯诺克“司仪”想重回球场:看到餐桌都像是球台

  • 时间:
  • 浏览:21

  阿兰·泰勒期望再度回归本土系列赛时,不必是主持人的身份。

  由于在上赛季掉出职业赛场,泰勒本赛季加入到挑战巡回赛,以求重回职业巡回赛(WST)。10站赛事战罢,泰勒排名第7位,未能依靠排名获得宝贵的职业资格,但他作为参加季后附加赛的8名球员之一,还有机会向两年期的职业资格发起冲击。

  挑战巡回赛排名第3至第10的球员原定于上月末进行职业资格争夺战,但由于新冠疫情,该项赛事已被延期。因担任司仪,泰勒本赛季缺席多项赛事,此前他很清楚自己必须要在挑战巡回赛余下的赛事表现出色才能获得季后赛的参赛及资格。

  他做到了。在击败迈克尔·科伦布夺得第5站赛事冠军后,他又在随后的第10站赛事打进16强,最终以第7名确保季后赛一席。虽然因疫情延期,泰勒仍然态度乐观,表示已经做好了季后赛随时到来的心理准备。

  本土系列赛司仪

  接下来让我们了解下泰勒接受WST采访都聊了哪些内容……

  WST:阿兰,首先聊聊你在本赛季首次担任本土系列赛司仪的事吧?

  AT:我感受到自己的进步了。在克劳利举行的英格兰公开赛首次当司仪时,我感觉自己的表现像是离了水的鱼。径直面对镜头体会到的压力和紧张,和作为球员带着球杆入场感觉到的完全不同。

  一年前,我在克劳利对阵罗尼·奥沙利文,途中他创造个人第15杆147,和他交手,我能得到的掌声显然不如当司仪时多。你会很紧张等摄影师给信号,然后开始60秒的开场介绍,这就是独属于我的表演时间。平时打球还有时间思考要怎么打,当司仪可没时间,必须一气呵成。

  在后台我得到不少鼓励和支持,保罗·科利尔、布兰登·摩尔以及媒体团队都对我表示了鼓励。

  WST:有没有哪段介绍让你格外记忆犹新?

  AT:我花了好一阵才有机会介绍世界冠军贾德·特鲁姆普,第二阶段再度介绍出场也很赞,当时我在贝尔法斯特的水前大厅经历这一切,真的太不可思议了,这是个非常棒的场地,决赛挤满了观众,对阵双方是特鲁姆普和罗尼·奥沙利文,难以置信的感觉。介绍这种级别的球员绝对是大事,其实我最担心的部分是开场前的热场,需要尝试带动起现场1200多人的情绪。最棒的一部分是我带着大家一起提前“彩排”球员入场,那个过程让我鸡皮疙瘩满身。

  带动起现场1200多人的情绪

  WST:担任司仪意味着没法以球员身份参加这些赛事,对此你会有些难过吗?

  AT:接到邀约电话时我第一个问题就是:是否有机会补位参赛,得到的回答显然是否定的,因为这两项工作冲突。我就决定一心做好司仪这一件事,但其实能以这样的角色投入一项赛事,对我的心态也有好处。我曾与克里斯·亨利合作,现在担任我教练的是约翰·法恩沃斯,他很喜欢研究斯诺克的心理层面。

  参加一项赛事就会留下视觉记忆,即便我不是作为球员,但从我的角度看,我还是在四项赛事都参与到决赛当中。我站在场内的地毯上,感受单张球台和周遭的一切。想着我随后也有机会在这样的环境中,与传奇球员吉米·怀特来一场5局3胜的比赛,这会让我坚持走下去,真的是好事。

  WST:你在莱斯特(挑战巡回赛第5站)的那个周末感觉如何,取得季后赛席位一定让你倍感自豪。

  AT:我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在挑战巡回赛我只打了一半的赛事,所以永远不可能得到第一名,但我为那个冠军自豪,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自信。我认为其中有一半的功劳要归于在本土系列赛的司仪经历,让我建立了强大的心理。这(莱斯特的比赛)是一段很棒的经历,让我在随后的赛事中连赢几场打进16强,足以获得季后赛的资格,我超级开心。

  泰勒参加2017年中国公开赛

  WST:现在因为疫情,你没法趁状态好直接参加季后赛,想必这段时期很难熬。

  AT:只要确定新赛期,我就一定会准备好。拿出球杆、穿好正装,比赛就这么开始了。保持住当下的心态很重要,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但尚且不知何时会举办。我打了这么些年斯诺克,已然能适应这种未知的事,这和放完暑假回去上学连字都不会写了是两码事。

  我很幸运能有罗比·威廉姆斯、罗德·罗拉和安德鲁·希金森这样的优秀球员在附近,即便我只有一星期的准备时间,我也能利用他们找回状态,不过那一星期必然会过得很辛苦。

  WST:目前英国处于“封国”状态,你是如何应对的?

  AT:你要是打斯诺克有瘾、不打球就难受,那这段时间肯定很难熬。我一直在网上看世锦赛的录像,我是那种只要看球就会忍不住去打两杆的人。现在我正尝试跟着Youtube上的博主乔·威克斯一起在每天早上9点锻炼,罗比·威廉姆斯、马丁·奥德奈尔也都一起跟着锻炼。

  我们几个是很好的朋友,还会通过视频聊天互相监督。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出去打球了,感觉看餐桌都像是球台,真的是直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斯诺克是一项工作,但也是业余爱好,把它从生活中夺走,真的让人倍感煎熬。

  世界斯诺克